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对外交流

澳洲外交官的白鹤拳情结

时间:2010-02-04 21:12:50  来源:  作者:

1998年3月14日《泉州晚报》海外版头版刊登了题为“澳洲外交官钟情白鹤拳”的文章,澳大利亚外交部新闻报(发至澳驻世界各国大使馆和领事馆的澳外交部内部信息刊物)《DFATNEWS》Vol5 No42,2November1998,以“Ausralian Diplomat Falls In Love With‘Bai He Quan’”为题目,介绍了澳大利亚驻上海总领事馆领事Mr Lyall Crawford②慕名来永春拜白鹤拳师潘长安学习白鹤拳的经历,文中还盛赞“‘White Crane Boxing’of  Yong Chun County serves as a Window through which  people can better understand Chinese culture,and that Mr Pan ChangAn his master of Chinese marital arts is just like the glass in that window”<永春白鹤拳是人们了解中国文化的一个窗口,而他(指外交官)的中国武术教练潘长安先生就象这扇窗户上的玻璃>并配发照片2帧,一帧是Mr Lyall与潘长安及时任县政协副主席、侨联主席陈友经的合影;一帧是Mr Lyall与泉州少林武僧释常定等的合影。文章首尾印有象征永春白鹤拳的白鹤题花,这也是永春白鹤拳首次在外国官方内部刊物上亮相。1998年第3期《福建外事》及《桃源乡讯》也相继撰文报道并配发照片。光阴荏苒,一晃五年,这位外交官与白鹤拳的情缘与日俱增,白鹤拳伴随着他的外交生涯在世界广为传播,谱写了永春白鹤拳对外文化交流的新篇章。

永春拜师学艺

 

     Mr Lyall,时任澳大利亚驻上海总领事馆领事。1961年出生于澳洲帕斯,他的祖先是来自英国的移民。中等身材,一副略显深邃的蓝眼睛透射出精悍与灵巧,胸前飘拂着红棕色的络腮胡子,浑身充满活力,待人热情豪爽、健谈,能讲一口不太流利的华语和书写简单的中文。自小接受西方教育,却酷爱中国武术,少时在澳洲即开始学习永春拳。在北京澳大利亚大使馆任职时,又随当地的永春白鹤拳师学习,到白鹤拳的发祥地永春县向当地的高手请教和学习一直是他的愿望。为了寻找永春,在北京任职时他曾特地跑到吉林省长春市的一个叫“永春”的地方,可那里并没有“永春拳”。由于对武术的爱好,他长期订阅《中华武术》、《武林》等武术杂志。当他看到1997年11月21日《人民日报海外版》刊登潘长安撰写的介绍永春白鹤拳出访东南亚情况的《且看中华国术我武维扬》一文,以及武术杂志上发表潘长安撰写的论文,这使他下定寻找潘长安的决心,“找到他一定能知道永春拳、找到发源地”。

    1998年2月上旬,永春县外事侨务办公室接到澳洲驻上海总领事馆打来的电话,一个叫Mr Lyall的外交官要求协助查询一个叫“潘长安的人,可能是个武术行家”。恰好潘长安当时正供职永春县外事侨务办公室,于是潘长安在电话中与Mr Lyall的特别助理胡卫平先生交谈,并很快收到发来的传真:传达了Lyall领事的三点要求:第一,Lyall领事要求寄上潘长安近年发表在报刊、杂志上的武术论文(目的是印证与他手中掌握的资料是否相符),第二,安排在永春访问的行程;第三,安排在永春学习白鹤拳。

    虽然Lyall先生是以个人名义来永春拜师学拳,但是由于他特殊的身份,所以在时任外事办主任陈永彬的安排下,按照外事规定拟出接待方案和白鹤拳授课的方案并将情况向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分管领导、县文体局及泉州市外事侨务办公室汇报,并得到市、县领导的高度重视和大力支持。

        Lyall领事于1998年2月下旬抵永春,县政府设宴接待了Lyall先生,副县长刘声洽、外办主任陈永彬、文化局长郑文灶、副局长李榕宾以及潘长安出席,刘声洽副县长代表永春县人民政府向客人赠送被誉为“神州一绝”的永春纸织画——《八骏马》、潘长安赠送了自己创作并装裱的书法作品(内容是学习白鹤拳要领)及武术资料,会见后,宾主合影留念。

    在永春期间,由潘长安具体负责,严格按事先安排的授课内容,进行理论授课和技击、技法、套路的教练。在翁公祠武术馆,Lyall按白鹤拳传统拜师仪式,点香叩拜白鹤仙师,并与潘成庙、颜拱堪、周河江、黄时芬、颜旭东等潘孝德宗师亲传的白鹤拳师合影留念。还观摩了舞狮、对练等表演。Lyall领事学习刻苦,作风严谨,不耻下问,对潘长安讲授的拳理大部分能听懂并理解、领会,有些拳法普通话不好描述只能用闽南话表述的东西,他都能及时提问。晚上,他还把白天学习的理论和套路一一复习并输入随身携带的手提电脑中。由于Lyall领事事先已有一些永春拳的基础,因此他的接受能力相当强,在学习中纠正了不少原来不够正确的步法、技法。为了让他更好领会白鹤拳中“魁星嘴、魁星踢斗”的精神,潘长安还特地把他带到魁星岩,观摩魁星的五官神采,增强感性认识,把魁星神形融入白鹤拳法之中,同时也把魁星公这一中华民族的独特文化和魁星岩的摩崖石刻文化介绍给他,以满足他对中华文化的求知欲。他参观了周文虎纸织画的制作工场、永春师范,游览东关桥、留安山。在留安山练拳时,他也详细了解留安塔的历史、塔座石雕“四大天王”、书法家梁披云题写的“留安塔”。还学会了用常用闽南语说“多谢”、“再见”等。他的摄影有相当的造诣,所到之处都留下外交官眼中的白鹤拳发祥地永春的许多珍贵镜头。

    在学习期间,潘长安还二次陪同Lyall先生到泉州。泉州市副市长、市武术协会主席周 昆民,市外事办主任卓正明,市体委曾金川副主任,市武术协会秘书长伍少杰在泉州酒店四星餐厅宴请他并在市政府贵宾室进行座谈,周 昆民副市长盛赞他是“以武术促进中澳两国人民交流往来的使者,”并赠送《泉州南少林研究》一书,Lyall领事对此表示感谢,他说(通过翻译):“永春白鹤拳是我了解中国文化的一个窗口,我的白鹤拳术老师——潘长安,就是窗口上的玻璃”。他还深有感触地对周副市长说:“我此前在澳洲、北京、上海所学的永春拳远不如永春白鹤拳的严谨,无论从击法、拳理,白鹤拳都非常优秀,我确实不枉此行”。周副市长、曾副主任、伍秘书长还陪同参观复建的泉州少林禅寺,观摩少林武僧表演,并深入交谈。因为白鹤拳是南少林五祖拳之一,所以引起Lyall对泉州少林寺的浓厚兴趣而二度前往。

    功夫不负有心人,有着多年永春拳基础的Mr Lyall,经两周潜心学习,掌握了一定的拳理拳论基础和白鹤拳黏手、黏腿等基本功,学习了白鹤双刀、白鹤三战、穿心中、十三太保等传统套路,翁公祠武术馆向他颁发了结业证书。

 

中澳友谊的使者

 

从此,外交官Mr Lyall与潘长安结下了白鹤拳师徒之交,也与白鹤拳结下了不解之缘。 Mr Lyall来永春拜师学武的消息在中国多家媒体报道后也得到澳洲驻上海总领事馆总领事的充分肯定和赞誉并“把这一事迹写成文章发表在澳洲外交部的新闻报上,让外交部长也能看到”(摘自1998年9月9日给潘长安的信),因此有了本文的开头。Mr Lyall利用武术推动了中澳两国民间的友好交往,使他的外交使节工作更具特色、成绩更加显著。1999年Mr Lyall奉命回澳大利亚外交部工作,任澳中理事会秘书处副主任。4月15日,潘先生收到Lyall来自澳洲首都堪培拉的信及相片。信中说:“很高兴知道你(指潘长安)在1999年首届泉州旅游节南少林武术表演赛中获得一等奖,表示祝贺”,“寄来照片(指潘寄给他的)拍得很好,我最欣赏舞双刀的照片,其中的套路和我平常练习的一样”。还介绍了有关情况:

Mr Lyall回到澳大利亚后得到总理霍华德、外交大使Smith的接见,霍华德总理高度肯定了他在中国的出色工作,并称“澳中人民之间的良好关系将促进政府与政府之间的关系”。他还特地同澳大利亚武术协会副主席Master David(马思特大卫先生)进行会晤,Master David非常高兴并欢迎潘先生能率永春武术专家访澳。不久前,他接待了时任中国人民友好协会会长齐怀远先生,齐会长很高兴中国代表团访问澳,双方进行友好交流。Lyall还寄上他及夫人同霍华德总理、外交大使Smith 以及齐怀远先生的合影(背面有他用中文写的说明)。信中还说,回到澳大利亚他仍然坚持练白鹤拳,很高兴有机会到永春向潘长安学习并参观翁公祠武术馆,还邀请潘长安率白鹤拳和南少林拳师来堪培拉。

Lyall先生,不愧是一个以白鹤拳促进澳中两国民间友好从而促进两国政府友好往来的使者。他用辛勤的汗水和外交官特有的真诚和毅力在澳中之间建立起良好 的互动关系,学习白鹤拳进一步激发了他对澳中友好关系的信心。正如他在2000年1月4日给潘长安的信中写道:“No Doubt It Will Be Another Very Successful Year For The Australia—China Bilateral Relationship Just As 1999 Was”(毫无疑问澳中友谊在新的一年将会像1999年那样,又是非常成功的一年)。“As you know,the Australia—China Council has a mandate to build person—to—person relations of which you and I are a fine example!”(正如你〈指潘长安〉知道的,澳中理事会的使命就是促进人与人之间的友谊,我们之间的友谊就是一种很好的榜样!)同时也再次提请潘长安师傅“Have you ever thought about forming the Fujian People’s Association for friendship with foreign Countries”(你是否也想组织福建对外友好协会访问澳大利亚)。可见Mr Lyall时刻都在为澳中友谊作不懈的努力。

 

白鹤拳谊连五洲

 

白鹤拳是中华武术文化的一部分,是中华优秀文化的遗产,它不仅仅是属于中国,同时也属于世界的。Lyall先生不仅学习白鹤拳,而且还将白鹤拳作为友谊的载体带到澳洲,仍至世界。2002年6月13日潘长安收到Lyall的E—mail,他已任澳大利亚驻尼泊尔副大使兼一等秘书。收到潘长安邀请他出席在永春举办的泉州市第四届旅游节暨国际白鹤拳演武大会的请柬,表示感谢;因初到尼泊尔,工作繁忙未能出席深表遗憾。信中还写到“I certainly  still practice Bai He Quan but always wish for more training (现在我仍然在训练白鹤拳)”,“尼泊尔没有自己的武术文化,但有强大的Taekwando 和Karate和一个小武术学校”因此,他把永春白鹤拳传授给“Mui Thai Kickboxing(美泰拳师)的尼泊尔人,他在尼泊尔皇家军队时曾在香港学习永春拳”、“我的儿子Stewart(斯特华特),今年15岁,比我高,所以他也和我们一道练习白鹤拳,小儿子Callum(柯伦)今年11岁也开始教他白鹤拳的基础训练。” 信中还说:“去年(指2002年)我走过尼泊尔与珠穆朗玛峰一样高的安娜普纳山,在山上走了18天,行程330公里;我们爬到5415米的高处,这项运动很艰苦,一些人患病了,但我很安全,全凭练白鹤拳给我的意志和力量”。

2003年1月31日(农历过年)潘长安收到Mr Lyall2003年1月7日从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寄来的一个包裹和一封信,内有用尼泊尔传统工艺制造的上面印有佛教释迦牟尼图案的信纸和信封(尼伯尔是佛教创始人释迦牟尼的诞生地)以及“一把传统的尼泊尔Kukuri(古古利)小刀,它是尼泊尔勇敢的Gurkha(郭尔卡)战士使用的,Gurkhas在战斗中是勇敢的战士,从不后退”。Lyall先生赠送的这把Kukuri小刀,不仅是白鹤拳勇猛的象征,而且是中澳、中尼两国人民友谊的见证。潘先生将悉心珍藏,作为永久的纪念。

潘长安先生自从与Lyall外交官结下白鹤拳师徒之交,友谊与日俱增。平时用E—mail“电子传情”,Lyall总是以“Dear Teacher Pan” (尊敬的潘老师)相称,经常把不理解的东西用E—mail提出,潘先生总是一一给予认真解释、指导,五年来从未间断。每逢春节,他们互寄贺年卡,他总是认真挑选一张最具传统文化韵味的卡片,用中文或英文书写祝贺语。显而易见,中华文化已在这位外交官身上深深扎下了根,这是多么难能可贵啊。五年前县政府赠他的“八骏马”纸织画,潘长安赠他的学习白鹤拳要领的书法作品伴随着他从上海到澳洲,再到尼泊尔,始终总是挂在他的办公室,朝夕揣摩。一个外藉外交官对白鹤拳的挚着追求,已经达到如痴如醉的程度。我们有理由相信,白鹤拳必将伴随着Mr Lyall的外交生涯,走到哪里,就在那里生根开花。               

            (潘长安   尤希圣)

 

注:①本文荣获2004年泉州市对外宣传好新闻三等奖。

 ②Mr  Lyall  Crawford:为澳洲外交官先后任澳大利亚驻上海总领事馆领事、澳中理事会秘书处副主任、澳大利亚驻尼泊尔副大使兼一等秘书,澳大利亚外交部阿富汗、巴基斯坦和斯里兰卡司司长等职。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上一篇:下面没有链接了
下一篇:德国汉堡中国武术总会来永春与潘长安交流武艺
推荐资讯
会长潘长安
会长潘长安
一生只做一件事(视频)
一生只做一件事(视频)
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